阿坝旅游

国家旅游局局长在2017年全国旅游工作会议工作报告中,对2017年旅游扶贫工作进行部署,提出将大力拓展乡村旅游,充分释放旅游扶贫、旅游富民效能。引导乡村旅游投资向多类型、多业态乡村度假产品拓展,2017年实现乡村旅游投资突破5000亿元,乡村旅游消费达到1万亿元以上。

在乡村旅游投资过程中,如何让外来企业放心投资?如何保障当地农民的发展权?如何协调企业和村民的关系?近日,记者就相关话题采访了部分业界人士。

让企业吃“定心丸”

“很多企业在投资乡村时,并不是直接找村民签约,而是找村委会,因为企业很清楚,直接面对村民是一项过于复杂的工作。通过村委会可以轻松实现土地流转、合同洽谈等,这样更有保障。”浙江大学旅游与酒店管理学系主任周玲强所说,乡村旅游投资者期望有信誉度较高的合作对象,政府部门和村委会自然成为首选。很多乡村旅游投资者优先选择与村委会或相关政府部门洽谈合作。

北京世嘉集团董事长朱仝认为,政府部门和村委会的态度和作用是改善乡村投资环境的关键,提升软性投资环境比硬件还重要。政府部门和村委会需要有正确的态度和作用,是筑巢引凤并逐步使之发展壮大,还是为了增加眼前的税收、招商业绩?是赶紧上马项目、挣工程费用,还是配合企业做好项目、积累村域发展资金经验?这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。有了正确的观念,才会让投资企业感到舒服,从而增强投资信心。

如果企业需要直接与村民合作时该怎么办呢?周玲强建议,“如果企业与村民直接谈合作,是否可以引入第三方机构,企业和村民签约后,资金由第三方机构保管,保证企业和村民利益都不受损。”

在确定好合作对象后,产权关系清晰、权利和义务明确、合同执行有保障等都是投资者迫切期待的“定心丸”。

周玲强提到,最近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,要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。落实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、农户承包权、土地经营权“三权分置”办法。探索农村集体组织以出租、合作等方式盘活利用空闲农房及宅基地,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。鼓励地方开展资源变资产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变股东等改革,增强集体经济发展活力和实力。

2015年国土部、住建部、国家旅游局三部门联合发布的《关于支持旅游业发展用地政策的意见》也提出,城镇和乡村居民可以利用自有住宅或者其他条件依法从事旅游经营。支持通过开展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,优化农村建设用地布局,建设旅游设施。

这些政策利好无疑将进一步增强乡村旅游投资者的信心。朱仝表示,产权问题是一个制约因素。建议村委、企业共同寻找产权相对明确的建筑物作为突破口,先期做出一些小型示范项目,展示投资效果,进而提升政府、企业、村民的信心,降低纠纷产生的概率。

山东济南葫芦工坊总经理徐浩然建议,在项目运作中,应签署明确的法律文书和合同,约定好政府(或村委会)、企业、村民三方的权利和义务,明确分工和职责,相互监督和敦促。建议政府组建法律顾问团,引导相关各方通过健全法律体系,维护各自权益。

保农民享发展权

目前,全国各地在旅游扶贫工作中已经探索推出了一些“两带两加”项目,即景区带村、能人带户、合作社+农户、企业+农户,通过景区、能人、合作社、企业等市场主体的投资、运营,带动贫困户和贫困人口分享旅游收益,实现脱贫致富。

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教授李柏文提出,引入外来投资者的同时,应充分保障当地村民的发展权。国际上很多旅游目的地都出台了保护原住民利益的政策。

寒舍(国际)度假酒店集团董事长殷文欢介绍,“在确保当地农民发展权方面,我们提出了一个口号:‘老百姓能做的生意,我们就不做’,即充分保证当地农民参与旅游经营的空间和机会。比如依托我们在北京密云投资的寒舍品牌酒店项目,当地村民可以向游客卖土特产,提供民俗体验等服务。通过企业+合作社+村民,与村民签订收购协议,让村民的蔬菜瓜果等农产品卖上好价钱。”

“一般情况下,企业到乡村投资都有一个习惯性想法,就是‘我投资了,工程材料、建设单位等的选择就要听我的’。我认为,这不是绝对的。”朱仝说,企业进到农村以前,就要做好调研,看村里、镇里有没有符合条件的材料商、建筑商、装修商以及工艺传承人等资源,在同等价格和质量的条件下,优先用村、镇的资源,这样双方就有利益契合点了。

分享到: